欧冠杯2020-20位之前副部级官员任上市该公司独立常务董事 年薪5至20万元

退休高级官员出任上市该公司独立常务董事早已不是什么大新闻了,但三位之前省部级高级官员扎堆我国重汽,却像扔了颗重磅炸弹,有舆论指责之前高级官员供职独董的行为违背《公务员法》。针对媒体批评,《北京青年报》记者就此致电我国重汽有限该公司香港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后续消息由集团证券部统一负责对外回应。记者数次致电该集团证券部,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独立常务董事又称之为外部常务董事、独立非执行常务董事,通俗地讲,即不在该公司供职、不参与具体事务、没该公司股票,却能为该公司出谋划策的人。

实际上,除了这一惯例性职位安排,举凡中央巡视组组长、中央督导组组长、大学学院院长乃至慈善组织、国字号社团负责人、上市该公司常务董事、独立常务董事都会成为他们的选择。还有人穿起了红马甲,成了省博物馆里的一名义务讲解员,将该地从贫困到富足的一部奋斗史娓娓道来。

整个过程复原起来并不难,就是由蔡办主导操盘,交由“海陆两会”办理,中间满是“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味道。当媒体闻风有鼻子有眼地报道出来后,蔡办却有模有样地出来予以驳斥,称之为报道并非事实,常务董事人选是属于海基会内部事务,台当局领导人办公室不会干涉云云。

事件:三位退休高级官员任独董被指“违法”

7月25日,上市该公司我国重汽(香港)有限该公司(下称之为“我国重汽”)迎来三位“重量级”独立常务董事:贵州省原省长石秀诗、山东省原省长韩寓群和国税总局原副局长崔俊慧。我国重汽发布公告称之为,委任三位为该公司独立非执行常务董事,任期为三年,年薪为18万元人民币。

有媒体昨天刊文指出,如果从时间上较起真来,3位之前高级官员到上市该公司兼任独立常务董事并不符合《公务员法》的明确规定。该文指出,石秀诗、韩寓群从离任省长的时间算起已经超过三年,但从两位在全国人大的离职时间算起,他们退休的时间未满三年。崔俊慧2006年12月从国税总局副局长位置退下来以后,到2008年5月就曾在我国石油供职独立常务董事,间隔也不到三年。

从被拒原因看,约六七成比例的原因是“考试挂科”,也就是拟任人未能通过银行业金融机构高级管理人员或常务董事(理事)供职资格考试。更有甚者,如某西北地区农商行拟任常务董事,从2017年至2019年之前后共参加四次考试,至今仍未过关。

可能有人问,海基会常务董事那么多,为什么“礼送出会”的是这两个人?有“当局者清”的海基会常务董事认为,苏起与新当局避之唯恐不及的“九二共识”紧密相连,张荣恭是“国共论坛”的重要推手,如今两人被逼退,恐怕是蔡当局要为两岸交流继续踩刹车布局的信号。

除此之外,拟任人员的学历和从业年限也必须达标。比如,今年某城商行拟任总行营业部副总经理因从事金融工作年限实际不满2年。按照监管明确规定,这一职位必须从事金融工作4年以上或从事经济工作8年以上(其中从事金融工作2年以上)。

截至目之前,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副部级以上的退休官员,在A股上市该公司兼任独董的不少于20人。另据不完全资料显示,原新疆自治区政协副主席王友三,兼任八一钢铁、金风科技、啤酒花和天富热电四家新疆上市该公司独董,是兼任独董职位较多的之前政府高级官员。

两人都是当年的蓝营大将,且在台湾政坛长期占据要津。苏起是之前“国安会秘书长”,张荣恭曾经兼任国民党大陆事务部主任,也是胡连会“破冰之旅”的参与者和见证者,秉持“两岸良性互动,台湾才有出路”的观点。1992年,两岸达成“双方都坚持一个我国原则”的共识,但直到2000年“九二共识”才成为一个专有名词,而苏起正是第一个明确提出这一名词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拟任人往往被认定为不“具有良好的守法合规记录”、不“具有良好的经济、金融从业记录”。

亚洲开发银行问卷将该公司分为两种类型:其一,在某些场景中,问卷假设“买方”是一家形式为private limited companies或具有同等功能的实体,该该公司的股票无法在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其二,在某些场景中,问卷假设“买方”是一家publicly traded listed corporation或具有同等功能的实体,发行的股票能够公开交易,上市地点是受访者所在国家最大的证券交易所。

对于这一难题,许多受访者直接将“Private limited companies”理解为“私人有限该公司”,这实在是望文生义,无论是“私人”还是“有限”都不准确。事实上,在我国语境下,应作以下两层理解:其一,“private”是相对于“public”而言的,后者是指承担公共管理职能的企业,如上海的申通该公司,承担的是公共运输和管理职能,故而“private”宜理解为“非公共的,或者非国有的”。其二,“limited companies”,在我国语境下,宜理解为“有限责任该公司或者非上市股份有限该公司”。故而,全面的理解应当为“非国有的有限责任该公司,或者非国有的非上市股份有限该公司”。这样就和我国该公司法关于该公司类型的划分相一致,受访者答题时,就不会遗漏我国该公司法关于非上市股份有限该公司的诸多明确规定。

这些国企聘请的退休部级官员,大多来自与企业主营业务相关的政府部门、财税部门或与企业主营业务关联较为密切的省份,其兼任的职位,以独立常务董事为主。例如,我国重汽(香港)有限该公司所属的我国重汽集团总部设在山东济南,而其新晋独立常务董事韩寓群曾长期在山东供职并于2003年至2007年兼任山东省长。

某大行拟任支行行长,在兼任分行个人金融部负责人期间,对某楼盘部分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及个人商用房贷款未严格履行审查审批职责,导致形成重大风险,供职资格不予通过。

相形之下,民企上市该公司聘用之前官员的比例相对较小,但也不鲜见。与国企类似的是,退休官员们兼任的职位也以独立常务董事、监事等虚职为主。

不妨回顾一下蔡当局两个半月来在两岸议题上的所作所为。“5·20”讲话仅承认“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回避“一中”内涵。大陆定调,这是一份未完成的答卷。有认可的成分,但明确表示还不够,核心难题不能避而不答。蔡的答卷内容却明显高开低走甚至急转直下:立马废止“课纲微调”,行政部门宣布不起诉“太阳花”;媚日亲美,放弃称之为冲之鸟为礁,却阻拦渔民到太平岛宣示“主权”;火烧车事件24名陆客不幸罹难,既没去慰问和致哀,也没致赠挽联,连起码的人情都没;接受《华盛顿邮报》专访,公开表态很难接受期限内承认“九二共识”,并表示期待对岸的更大弹性,言外之意,她已经没了弹性;向“原住民”道歉,却在借批评“汉族史观”去“我国化”,建构2.0版的“台独史观”。

这是个典型的关联交易案件,以下所有难题,均以上述案例为基础。在亚洲开发银行2018年的营商环境评估中,我国有相当部分遭到误答误判,从而导致丢分。一部分原因在于受访者不熟悉国内规则,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亚洲开发银行专家对我国法律存在误解。

凡此种种,一桩桩一件件,哪件有她呼吁的“善意”可言?具体到海基会,更是毫不犹豫挥起大砍刀,左一刀砍掉“两岸一中”的理论鼓吹手,右一刀消除“国共论坛”的事务操盘手。真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显而易见,“排蓝”是起手式,“绿化”是手段,“拒红”才是目标。一叶知秋,即使后续的常务董事长人选让人大跌眼镜,也自然应见怪不怪。

“常务董事责任程度指数”出现哪些误答误判?

二级指标“常务董事责任程度指数”考察的是经济体中常务董事责任的大小,以及对常务董事问责的便利程度。获肯定回答者,方能得分。

那么,银行人想顺利升职、就任高管,到底要注意些什么呢?

监管批复银行高管/常务董事(理事)供职资格,主要依据三大文件。分别是:

《我国银保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限于于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村镇银行、贷款该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

以上四题共6分,中方尽失,事实上均应得分。

难题二是之前一难题的延续,我国也应得分。因为《该公司法》第149条明确明确规定,常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执行该公司职位时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该公司章程的明确规定,给该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第152条则赋予大股东直接诉权,即“常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该公司章程的明确规定,损害大股东利益的,大股东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第151条还明确规定了大股东派生诉权,无论是哪种情况,批准的主体均要承担责任。

(四)具有兼任拟供职位所需的相关知识、经验及能力;

【亚洲开发银行难题之九】出售买方51 及以上的资产,是否需要大股东同意?

亚洲开发银行对此的解释是,我国《该公司法》第104条明确规定,本法和该公司章程明确规定该公司转让、受让重大资产或者对外提供担保等事项必须经大股东大会作出决议的,常务董事会应当及时召集大股东大会会议,由大股东大会就上述事项进行表决。因此,重大资产的转让是否须经大股东会决议,取决于章程的自主选择。

事实上,这是亚洲开发银行对我国《该公司法》的又一次误解。我国《该公司法》第121条明确规定,上市该公司在一年内购买、出售重大资产或者担保金额超过该公司资产总额百分之三十的,应当由大股东大会作出决议,并经出席会议的大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从法条限于角度分析,第104条为一般法则,而第121条则为特殊法则,特别法则优先于普通法则,亚洲开发银行假设中的买方该公司是上市该公司,必须强制限于该公司法第121条。另外,《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9.3条明确规定,上市该公司发生的交易涉及的资产总额占上市该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50 以上的,应当提交大股东大会审议。因而,无论是从法律,还是从交易所的业务规则来看,我国都应当得分。

此题考察的是该公司增发新的程序,我国同样冤枉失分。

此题是关于类别股权保护的难题,亚洲开发银行未给我国得分,同样属于误判。

事实上,无论是我国《该公司法》还是证监会的规章、交易所上市规则,抑或任何规范性文件,都从不禁止大股东无理由撤销常务董事会的成员资格。其法理基础在于,关于常务董事是否适格,大股东自然有最好的判断,法律没必要、也不适合做强制性安排,这属于典型的该公司自治范畴,需不需要“理由”,大股东自有打算。因而,我国《该公司法》第37条、第99条均明确规定,“大股东会有权选举和更换常务董事……”但并没对更换常务董事的事由与情形做出进一步明确规定。法院的裁判立场也提供了支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决的“李建军诉上海佳动力环保科技有限该公司该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最高人民法院2016年指导性案例10号),即肯认了大股东的此一权利。

请注意,亚洲开发银行难题的原文是“Must Buyer pay declared dividends within a maximum period set by law?”此题再次因为受访者误答而使我国失分。